搜索
特级教师马增书工作室
-
-
-
-
诞生于长治解放区的人民币

诞生于长治解放区的人民币

  • 分类:史料赏析
  • 作者:
  • 来源:东宣传处
  • 发布时间:2016-12-26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诞生于长治解放区的人民币

【概要描述】

  • 分类:史料赏析
  • 作者:
  • 来源:东宣传处
  • 发布时间:2016-12-26
  • 访问量:
详情

60年多前,人民币在太行山里孕育诞生,是不为人知的秘密。

60年多前,人民币作为一支有力的经济武器。为解放战争的胜利,为恢复解放区的经济,为新中国的建设,创造了丰功伟绩。

蓦然回首60年,中国人民银行从1948年成立至今已经走过她半个多世纪的峥嵘岁月,人民币也从战火纷飞中诞生的第一套飞速发展到如今的第五套,为支持解放战争、新中国的经济建设及我国的现代化建设,发挥了其不可替代的作用。第一套中有一枚被收藏界列为珍品之一“打麦场”主题的贰拾元人民币,她就诞生在太行山里的长治老解放区。

2008年9月间,长治古玩市场先后有平顺、黎城村民在不同时间出示3张大小不等、四周残损的印有“中国人民银行”、“贰拾圆”、“1949” 等字样的整版钞票请上党钱币研究会专家进行鉴定。据平顺村民称,春节过后,黎城县西村村民修葺祖辈在村外后山自家房屋,此房战争年代曾作为八路军的印钞厂使用多年,清理院落杂草和墙垣时,发现裹成一团看似废纸旧物的东西。之后,此物其中一张几经辗转到长治的收藏者手中,其余残损严重的两小张碎片被外地的收藏者购得后,密不视人,不明去向;黎城村民声称此整版钞票发现于黎城县的后背底、茅岭底村落的农户旧宅中。

1949年版人民币的整版试机票

综合两次发现的实物研究,该批印有“中国人民银行”、“贰拾圆”、“1949”等字样的整版钞票,应是印钞厂当时印刷钞票报废的尚未裁割的试机钞票,为解放战争时期的产物。规格均为八开本,纵55厘米 、宽39厘米 ,整个版面或绉叠或重复印刷、或半版油墨,四周糜烂破损,还有鸟粪污迹。该试机钞票纸质为上世纪40年代印钞票常用的“道林纸”。分析掌握的两张实物,一张正面为深蓝色,由横3枚、纵8枚组成24枚票面形成一整版。每个单票面的主题内容从上自下为“中国人民银行”、“打麦场”主图、“中华民国三十八年”,左右精致的纹饰线条里印制“贰拾圆”面额,四角四个“贰拾”字样,一样的图案重复印制3次,形成重叠现象,版尾边缘印有兰色“郝笛生对版,王箭做版,刘同顺”字样。经有关专家反复比较,此版贰拾圆票正是1949年正式发行流通于各解放区市场的“打麦场”第一套人民币。再看另一张,同样是深蓝色,由横3枚、纵8枚组成24枚票面,而每个单票面的主题内容从上自下为“中国人民银行”、“1949”,中央精致的纹饰里印制“贰拾圆”面额,四角四个“20”阿拉伯数字,版顶边沿墨书“温富林订,张置清做版,张六锁印”等字迹。这组图案正是“打麦场”人民币的背面。此两版试机钞票的共同特点是,它们的背面均为棕色和浅黄色组成的横4枚、纵6枚共24个小版面构成面额为“壹佰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军用流通券”,版别年份1948年,其主图左为“军用火炮”,右为“军民收获”,只是大量试机兰油墨将其图案有所覆盖。根据我们掌握的冀南银行钞票实物资料进行对比发现,试机钞票上被兰色油墨部分覆盖的“军用流通券”上的“军民收获”图是“借用”自解放战争时期我晋东南根据地在黎城冀南银行印制的一枚1948年版“伍佰圆”面额的“军民收获”主题图案,这就初步确定了试机钞票应该出自于根据地的冀南银行印钞厂。总体分析此次发现的两版试机人民币钞票,它们是在已印好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军用流通券”上又进行试印人民币的。

1949年底中国人民银行二局各印钞厂干部在黎城

据党史资料记载,“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军用流通券”,解放战争时期我党并未发行。原因是1948年底在已经是解放区的晋东南根据地冀南银行印好一部分后,并没有来得及发行,即接到停印的命令。此时,中国人民银行也于该年的12月1日 在冀南银行改组先期设立的华北银行基础上成立,冀南银行的原行长胡景沄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由于全国解放战争的形势比预计发展的要快的多,好的多,一个个大的战役“迅雷不及掩耳”捷报频传,华东的解放区,没有来得及使用“军用流通券”过渡,新版的第一套人民币就直接投入到了全国已连成一大片的解放区流通市场。这种情况下,设在后方太行山里的黎城冀南银行印钞厂在印钞纸严重紧缺的条件下,只好用停印的“军用流通券”试机了。

该整版人民币试机钞票的发现地在黎城,钞票主图也是直接借用冀南银行印制的一枚“1948版”的“军民收获”冀钞上的图案。冀南银行早在抗战初期的1939年10月即在晋东南根据地的黎城印刷抗币冀南票,到1948年改称中国人民银行二局一、二、三厂,1949年底才陆续撤出长治黎城的根据地。据当时任三厂秘书、负责全面工作的高文明在《第三印钞厂成立前后》中回忆说:“冀南银行第三厂是1947年7月成立的,地址在东西辽城和茅岭底。试机时,先试印一些烟盒皮。正在试印期间,上级领导决定,为支持刘邓大军南下,将永兴印刷公司划归冀南银行领导,以便更快地印刷大军南下用的钞票。” 又据任冀南银行印钞三厂鉴定科封包员梁志敏在《回忆冀南银行九年》中讲:“第三印刷厂印刷所设在黎城茅岭底。为对外保密,厂部称华北军区工读学校。在接受为我军挺进中原、大别山新区货币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军用流通券印刷任务和秋季战役评比总结后,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开展了春季为民立功的功势。流通券以它特有的设计,钞票正面印有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将军之名。三厂建立在解放战争之初,结束于全国解放之时,为解放战争印刷了大量冀南银行币、中州币和解放军军用流通券。”

从此段史料中,同样证明了冀南银行1947年7月以后,在太行山解放区印刷“军用流通券”的事实。

9月28日,我们驱车从长治出发,一路颠簸,向东北方向行程98公里,近两小时后,来到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冀南银行的总行所在地黎城小寨村及其周边印钞厂进行实地调查。

中国人民银行二局三厂章

在接近小寨村时,远远望去,山崖间秋意已浓。我们看到红棕色的石板山层层叠叠、高耸入云,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山峦下一排排错落有致的民居村落出现在面前。秋高气爽,道路两旁景色如画,农户家院里金黄色的玉米、红彤彤的辣椒处处显现着一派收获景象。这就是我们要到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八路军一二九师供给部、冀南银行总行、财经学校等我党许多重要机构所在地的黎城县小寨村。村前十多公里的山峦沟壑里是八路军的军械生产要地“黄崖洞”兵工厂,战争年代我军重多的兵器就出产于此地。

步入小寨,我们来到了位于村中大庙北面的“冀南银行”旧址展览馆,展馆大门中央上方悬挂着薄一波书写的“冀南银行新中国金融的摇篮”匾额,该馆工作人员老杨接待了我们。通过对展览室内容的了解和村里老乡的走访发现,冀南银行总行最初并不在此,是从与小寨仅有三五里之遥的西村、东坡、庄上的大山里迁来的,印钞厂却一直在西村后山未动。翻阅《回忆冀南银行九年》资料显示:“印钞厂的成立,正处于抗日战争初期,印钞厂最初是在山西黎城县小寨沟、庄上、东坡、西村等地,这些地方在山西来说是比较贫困地区,山高谷狭,人烟稀少。”据当时的冀南银行印钞技师张裕民回忆资料:“1939年夏天,梁绍彭任发行处主任。秋天,在(黎城)东坡成立了印刷三所,郭惠亭、刘宪章、孙书田三人负责,我为技师。”

西村是黎城县北面的最后一个自然村,由东坡十多户和庄上三四户人家组成。这里地理位置十分险要,三面环山,交通闭塞,北面高山绵延,其后是晋中的左权;西南面高山耸立,攀登历险后可进入武乡,村东是惟一的出入口。

来到西村已近晌午,没有来得及休息,径直找到了西村后山现在的承包人、今年58岁的蔚张有师傅。身体健壮、言语朴实的老蔚成为我们此次登山考察八路军印钞厂旧址的向导。出西村向西南一里许,徒步来到后山山脚下。久居城市的我们颇感新奇,舒爽的山风好似刚打开的罐头,飘来一股股山果的幽香,沁人心脾,虽已走了很长一段距离,但身心很是轻松。“这是当年八路军战士守在印钞厂山口的岗哨,天然的三个洞穴,可避风挡雨。一有敌情可立马进山报信。”走在前头的老蔚介绍说。

山下的羊群和放羊人越来越小,慢慢地模糊成了云非云的一片白色,山路突然变陡,好似脚下的石头也在松动,心跳加快,汗流浃背。其实此时的脚下根本就没有“路”,心里想象不出当年八路军是如何肩扛数百斤的印刷设备,无路而进山的?一锭锭的钞纸又是如何变成精美之抗币的?

艰辛过后是彩虹。一小时后,一片沟壑坡地使我们从艰难中迎来了轻松的喜悦,道路虽蜿蜒曲折,但好走了许多。眼前,核桃树、柿子树、山梨树,还有叫不来名字的山花野草仿佛将我们带入仙境一般,树丛间隐隐地有了房屋的影子。“那就是我们要找的八路军冀南银行西村印钞厂”,老蔚用手一指。坐北向南的一排排残墙断垣20余间,紧贴山壁,顺势而建,数十年的风雨剥蚀印钞厂厂房早已没有了屋顶。屋角草根间有几只油墨残留物,一口能供数百人饮水的大山井至今老蔚仍然在饮用和使用它浇灌山涧树木。向北约200米 又有一院,内有石屋六七间,保存较好,但也是久无人居,荒草丛生,一座石碾静静地躺在院门口。据老蔚讲,此处应该就是大伙常说起的当年八路军借用过的村里老百姓的老石屋,听老一辈传说也是印票子的地方。隐藏在这里的印钞厂当是冀南银行印钞一厂,也称一所。我们在一份《山沟里的印钞厂》查到了当时在厂部总务科和会计科任出纳的乔容章的回忆文字:“1945年,日本投降,整风结束,我被分配到冀南银行第一印钞厂,直到1949年底解散时为止。这个厂当时大约有1200名职工,设在黎城和左权交界地区。下设一、二、三、四印钞所和鉴定科。”

从西村后山回来,已过晌午,我们便就近在村民王海龙家吃午饭。在王海龙家,十几位邻里见我们手中的人民币试机钞票照片,纷纷向我们说,头几年大伙都见到过这样的旧票子,王海龙的二哥家里保存的最多,只是觉的没用了,开始时是用它上坟烧纸,后来就一张张糊了房子的顶棚和睡觉的炕沿。可惜,如今的王海龙二哥家已旧房换新屋,一切荡然无存了。

告别西村热情的村民,出西村我们向东再向南约行驶30多公里,过“茶棚滩”一段路程,沿岔路口向茅岭底村方向行进,寻访中国人民银行二局三厂。道路两旁一座座大山紧紧相依,路是在河床上走出来的,坑坑洼洼很是艰难。又走了20余公里后,路边一处很陈旧高耸的烟筒,吸引了我们的视线,如此偏僻的深山脚下乍会有近代工业革命的遗迹?“这里叫源泉村,烟筒和厂房是抗战时期八路军的太行造纸厂,战争结束后厂子就搬迁走了。”路边的村民说道。此处的造纸厂与印钞厂是否有着必然的联系?生产出的纸张是否直接供给印钞厂?我们没有访问到直接的证据。继续延着干河滩前进,边走边打听,源庄、寺底、北河南、五十亩、石背底,五六个村落说话间就到了我们的身后。又是约15公里 的行程,脚下的乱石滩此时已不再干枯,红红的柿叶一片片随风坠落在清澈宽阔的漳河上,好似一筏筏小舟湍湍从脚下流过,这就是深秋送给来访者的生机。终于,北山脚下“茅岭底”进入我们的眼帘。

匆匆地翻阅我们随身携带的《回忆冀南银行九年》,找到当时冀南银行收入股职工齐登五的回忆:“1948年4月,冀南银行与晋察冀边区银行和署,之后合并成立华北银行,晋察冀印刷局叫第一局,冀南银行发行处改叫第二印刷局,局长张子重,政委李树仁。1949年10月结束了手工印钞的时代,二局全体职工陆续下山调往各处,大部分南下到中州银行或北上到天津、北京印钞及总行工作。我于当年10月调总行会计处。”

二局三厂的原工会文教委员李文回忆写道:“冀南银行第二印刷局第三印刷厂,厂址太行山区的一道山坳里,原在西辽城,后移到了“茅岭底”。岭下是水流湍急的漳河,我们在漳河畔度过了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的大部分岁月,直到全国胜利,工厂才由太行山迁来京、津,二局三厂是太行山机械化程度比较高的厂子,拥有号称太行天字第一号的胶版印刷机和多台电动大石印机,并且引漳河水为动力,担负着印刷钞票和军用地图的重要任务。”

根据冀南银行老一辈的回忆资料确定,太行山里的茅岭底印钞厂,就是我们要寻找的“中国人民银行二局三厂”。

茅岭山下的村落,有五六十户人家,清粼粼的漳河水由西向东川流不息。在村里我们见到了曾在二局三厂做过伙夫的范美庭、王占元、刘顺兴几位80多岁高龄的老者,手中的“中国人民银行二局三厂模范奖章,”记录下了印钞厂职工在太行山下、漳河岸边的战斗岁月。

印钞厂并不在村里,漳河对岸的“七佛脑”山崖边,密麻麻的杨树林里数十间土胚瓦房早已没有了往日印刷机的轰鸣。如今,厂区前面的五六十间印刷工房早已移为平地,种着玉米。东边30余间房屋的主人、52岁的张义庭在此靠喂牛维持生计;西边的16间厂房,现居住着76岁的孙大寨夫妇,院子里圈着的20余只山羊是孙大爷老俩口生活的经济来源。“这样的票子见过,1966年在拆除印钞厂中间二层小楼时,墙壁上贴的报表背后印的都是这样的票子,听说都是印坏和作废的票子,才用背面书写报表的,也就没当回事。”“另外,听撤离时的老职工讲,票子不只是在一个地方一次就能印好,要好几处地方分散着印,全部几版印完后,秘密运送到总行再发行,说是为了安全。”“太行山上黎城的后背底、东崖底、西村和涉县的东西辽城都有八路军的印钞厂。”手持试机钞票照片的孙大爷和老张你一言他一语地讲道。

太阳西斜,晚霞映红了“七佛脑”山脚下的这片神奇的土地。离开这片曾经的金融圣地时,我们仿佛又听到了印钞机的轰鸣,仿佛又见到了漳河岸边的水利发电车在不停地旋转,仿佛又看到了一沓沓印好的人民币从茅岭底运往解放区。

我们不能忘记,是巍峨绵延的太行山铸就了人民币的历史,是滔滔不绝的漳河水谱写了人民币辉煌的开始。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科研课题

备考方略

联系我们

学校地址:
石家庄市正定县正定镇恒山东路190号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我们

版权所有:©2021 河北正定中学东校区       冀ICP备06006650号